首页

 
 

2016年十大法治案件


           一、白恩培案:终身监禁第一案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宣判。判决书称,2000年至2013年,白恩培先后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白恩培被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白恩培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2016年审判的贪腐大案要案很多,如令计划案、郭伯雄案、朱明国案等。而白恩培案的特殊之处在于,这是我国司法实践中判决的第一起“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的案件,具有司法史上里程碑式的意义。终身监禁是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新设立的刑罚执行措施,但不是新设立的刑种。白恩培案成为终身监禁第一案,白恩培也成为“终身监禁第一人”。
  
     
  
     
二、聂树斌案:影响最大的冤案平反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河北省石家庄市青年聂树斌于1994年10月1日被刑事拘留,1995年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被判处死刑。2005年,多次强奸杀人的王书金被捕后称自己是“聂树斌案”真凶。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法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2015年4月,山东高院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2016年6月,最高法院决定依法提审聂树斌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又经过半年,经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书面审理后,聂树斌案终于宣判无罪。

   在所有平反的冤假错案中,聂树斌案无疑是影响最大的“第一案”。从2005年疑似“真凶”王书金被媒体曝光后,推动聂树斌案平反的参与律师最多,专家学者最多,媒体报道最多,聂案的最终平反,凝聚了无数法律人的多年心血。聂案的平反过程也创造了中国司法史上的许多“第一”:最高法院第一次指令省级法院异地复查案件,最高法院第一次提审死刑申诉案件,最高法院第一次直接改判死刑案件无罪。而最有意义的是,聂树斌案的平反再一次彰显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司法理念,必将对今后的冤假错案的平反,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三、陈满案:最高检刑事抗诉第一案
  
   陈满案是一起杀人焚尸案,发生在1992年12月25日的海南省海口市上坡下村,四川青年陈满被当地警方锁定为凶手。1994年11月,海口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海口市检察院向海南省高级法院抗诉。1999年4月,海南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终审宣判后,陈满及家人多年申诉不断。

   2001年11月,海南高院经复查驳回陈满的申诉。2013年4月,海南省检察院审查后认为陈满案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2015年2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海南高院对陈满案的裁定“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2015年4月,最高法院指令浙江高院异地再审。2016年2月,浙江高院经再审后对陈满案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陈满无罪。2016年5月,海南高院和陈满达成赔偿协议,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3777.64元,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185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0万元。

   陈满案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抗诉第一案”,在所有平反的冤假错案中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在中国司法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也是我国检察机关多年来不断努力复查申诉案件、实行法律监督、捍卫公平正义的经典案例之一。
  
  
     
四、快播案:影响最大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
  
   2016年9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作出一审判决,快播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100万元;张克东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罚金50万元;吴铭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罚金30万元;牛文举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20万元。

   快播案无疑是影响最大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在侦查期间,北京市公安局从查获的四台快播公司托管的服务器中提取了25175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此案由公安部挂牌督办,并部署北京、广东等地公安机关统一行动,先后抓获十余名涉案人员,对潜逃海外的主犯王欣通过协调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缉拿归案。

   快播案的审判也有相当难度,快播公司并未主动传播淫秽视频,而是放任淫秽视频的大量传播并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具备承担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现实可能但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被认定具有间接犯罪故意。此案的审判,对于今后此类案件的审理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五、雷洋案:影响很大的警察抓嫖致人死亡案
  
   2016年5月7日晚,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工作人员、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身亡。北京市昌平区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洋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洋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此案经媒体报道迅速引发极大舆论关注。5月13日下午,警方经雷洋家属同意委托第三方在检察机关监督下进行尸体检验鉴定,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张惠芹接受雷洋家属委托,经检察院审批,担任专家辅助人对尸检过程进行监督。6月1日,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决定对昌平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邢某等五人进行立案侦查。6月30日,尸检鉴定结果公布,确定死者雷洋符合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11月29日,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对“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邢某、孔某、周某、张某、孙某等五人涉嫌玩忽职守案侦查终结、依法移送公诉部门审查,并对犯罪嫌疑人孔某、周某、张某、孙某等四人取保候审。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雷洋案是2016年影响很大的一起案件,触碰了警民关系这一非常敏感的话题。此案在办理过程中有很多创新举措,例如尸检时让死者家属委托的专家辅助人在场监督,尸检鉴定也经过多方参与论证,进一步确保尸检过程和结果的公开、公正、规范。警民关系虽然是敏感话题,但只要依法办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确保程序正义,就一定能获得比较公正的审判结果,平息社会纷争。
  
      
     
六、徐翔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开始
  
   2016年12月5日至6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由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三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并请求法庭从宽处罚,法庭将择期宣判。

   青岛市检察院指控,徐翔实际控制近百人证券账户,在2010年至2015年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合谋,按徐翔等人要求,由后者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通过实际控制的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连续买卖,双方共同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在股价高位时,徐翔等人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的股票、提前建仓的股票或定向增发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2015年8月以来,中国股市时有动荡,清理整顿证券市场金融秩序,是民心所向,也是中国经济走向健康稳定发展的必然需要。在这种大背景下,徐翔案自然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而此次审理中,起诉书中第一次出现了“认罪认罚”的字样,青岛市又正是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10月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的试点城市,此案的审理标志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经进入到了中国的司法实践之中。
  
      
     
七、常州毒地污染案:环境公益诉讼写新篇
  
   自2015年年底开始,江苏省常州市外国语学校先后有641名学生被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有493人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的还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学校紧邻三家化工厂,常隆化工、长宇化工和华达化工,生产像克百威、灭多威、异丙威、氰基萘酚等剧毒类产品,将有毒废水直接排出厂外,将危险废物偷偷埋到了地下,对环境带来了很大隐患。

   事件经媒体曝光后,环保部与江苏省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相关责任人员追究责任。2016年4月29日上午,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就常州“毒地事件”正式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请求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三家企业消除其原厂址污染物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并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同时在国家级、江苏省级和常州市级媒体上向公众赔礼道歉,并承担原告因本诉讼支出的各种费用等。12月21日,此案在常州中院一审开庭。目前,此案仍在审理过程中。

   常州毒地污染事件是2016年影响极大的环境污染事件,民间环保公益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是社会组织推动中国生态环境建设的一项重要制度,同时也希望能够和社会组织形成合力,共同推动常州市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并通过此案形成“谁污染,谁负责”的机制。
  
      
     
八、乔丹商标侵权案:姓名权保护扩展
  
   2012年,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以“损害姓名权”等理由,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中国乔丹体育公司侵权商标的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随后,乔丹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其姓名权。北京一中院经审理后驳回乔丹的诉讼请求。乔丹上诉至北京市高级法院,2015年7月,北京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乔丹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请求再审,最高法院裁定再审,并提审乔丹商标案。

   2016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乔丹公司对争议商标“乔丹”的注册损害迈克尔·乔丹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撤销一、二审判决,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裁定。法院同时认定拼音商标“QIAODAN”及“qiaodan”未损害乔丹姓名权,驳回乔丹的其他再审申请。
   乔丹是影响很大的国际体坛巨星,最高法院判决乔丹的中文译名亦作为其姓名权的一部分予以保护,不得被抢注商标,但这一译名的汉语拼音不在保护之列,对今后此类案件的审理具有示范效应,也彰显了知识产权尤其是姓名权在中国受到了更大程度的保护。
  
   
     
九、王宝强离婚案:明星效应与法治伦理
  
   2016年8月14日凌晨,演员王宝强发布微博,指责妻子马蓉与经纪人宋喆存在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并宣布解除与马蓉的婚姻关系,停止与宋喆的合作。随后,王宝强到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起诉马蓉要求离婚,马蓉也委托律师到海淀法院起诉王宝强侵犯名誉,要求其删除微博并道歉30天。10月18日,海淀法院将两案并案开庭审理。此后,双方在财产分割、子女抚养、名誉侵害等方面都各有主张,不断追加诉求。由于王宝强夫妇的房产众多,且散落在世界各地,在很多国家都有,此案的审理难度很大,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宣判。

   因为明星效应,名人的离婚案必然会引发舆论平台的热炒,广大吃瓜群众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同时,如果能从将来的审理和判决中不断吸收民法知识,了解其中包含的各种民事法律关系和判决标准与理由,其实也是一堂非常生动的法治课,对提升全社会的法治伦理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十、国务院撤销安徽省政府征地批复案:行政复议再提速
  
   2016年6月21日,国务院作出两份行政复议裁定书,确认安徽省政府作出的“皖政地[2009]54号批复”关于批准征收地块2(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尤岗社区8.6986公顷集体土地)的内容,和“皖政地[2007]473号批复”违法,撤销安徽省政府的上诉两个行政批复。

   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政府在2007年向安徽省政府申请征收慎诚镇集体土地15.5664公顷,作为城镇建设用地,得到安徽省政府批复同意。但颍上县尤岗社区马力、马绍龙等农民不服这一行政批复,向国务院申请行政复议。国务院召开公开听证会审理后作出裁定,确认这两个批复在确定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认定上存在错误,在《征地情况调查确认表》上签名的300名农民均不是本批次征地涉及的被征地农户,征地告知、确认程序履行不到位,有的征地地块难以确定位置,故予以撤销。

   在行政诉讼前,行政复议是纠正行政违法行为的重要程序,也是行政相对人不服行政决定时的重要救济渠道。国务院近年来加大行政复议力度,就很多行政复议案件召开现场听证会进行审理,撤销各地的违法行政行为,对促进各级政府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