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新观察:谁撞了小额贷款公司的腰?

 
     
 

最高院审理夫妻债务司法解释

对小额贷款公司的业务影响及应对措施

 
     
 

发表时间:2018-04-20  作者: 吴沁  

来源:中国律师网

 
     
 

 
     
 

2018年1月8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于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31次会议通过。该《解释》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做了进一步规定,对于从事借贷业务及借贷撮合业务的市场主体而言,无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相关主体在风控、审批、合同签署以及催收等环节,均需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变。本文通过对该《解释》的整体梳理和逐条分析,结合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在日常诉讼与非诉业务中遇到的具体情况,针对该《解释》给小贷公司业务造成的影响进行了分析,并初步提出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一、该《解释》的出台背景及立法宗旨

《婚姻法》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主要集中于第19条和第41条。此后,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司法政策和指导案例等多种形式,逐步构建起了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裁判规则。其中,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包括:

2003年,为解决实践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夫妻双方串通一气,“假离婚、真逃债”,从而损害债权人合法利益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充分的利益衡量,结合当时的社会发展水平和司法实践情况,根据《婚姻法》原则和精神,制定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其中第23~26条对夫妻共同债务问题做出了系统性的规定。

2017年,随着夫妻一方与债权人恶意串通、通过制造夫妻共同债务以损害夫妻另一方合法权益的现象频频发生。为了保护未举债一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未举债一方配偶“被负债”,被迫共同承担虚假债务、非法债务等情况发生,保障司法公正性,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基础上增加了两款,并颁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表明了人民法院打击上述行为的决心。

2018年,针对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逐步凸显的“因配偶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大额举债,被负债一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沉重债务”的具体情况,最高人民法院为进一步细化和完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合理分配举证证明责任,引导民事商事主体规范交易行为,指导各级人民法院准确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制定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就立法宗旨而言,该《解释》以坚持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为准则,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突出规则意识、责任意识,倡导诚实信用,体现公平正义为宗旨,一方面充分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维护家庭和谐稳定,规范形成良好的交易秩序和社会秩序,另一方面对包括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等各种财产权进行全面、平等保护,保证人民法院审判权的依法有效行使,切实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二、对该《解释》的逐条解读

1.该《解释》的基本体系:

该《解释》共分为四条,将夫妻共债的形式分为共签共债、单签共债(家事共债)、证明共债(超家事共债)三类,分别确立了夫妻合意共债制度和家事表见代理制度,明确了举证责任分配,并就溯及力问题做出了规定。

2.确立了夫妻合意共债制度:

《解释》第一条: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本条解释实际上是对夫妻“共签共债”的规定。该条从夫妻共同债务的形成角度,明确强调了以下三种形式的共签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①夫妻双方共同签字;

②夫妻一方事后追认;

③其他共同意思表示形式所负的债务。

以往的司法解释所采取的是共债推定原则,即只要不能证明是夫妻个人债务的,则认定为夫妻共债。该解释则强调了夫妻共同债务的形成应当是基于夫妻合意,尤其是夫妻共签形成的“共债共签”情形,从而既充分尊重了民事商事法律确定的一般交易规则,又对夫妻之间特殊的身份关系给予了充分关注。

根据最高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在答记者问中的解释,这种制度安排,一方面有利于保障夫妻另一方的知情权和同意权,可以从债务形成源头上尽可能杜绝夫妻一方“被负债”现象发生;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避免债权人因事后无法举证证明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而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注】这里的夫妻一方事后追认以及其他共同意思表示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电话、短信、微信、邮件等方式。

3.确立了家事表见代理制度:

《解释》第二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条解释实际上是对夫妻“单签共债”的规定。单签共债只限于家事共债,家事共债只要夫妻单方具名即可。该条规定涉及三个要点:

①在夫妻双方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未约定归各自所有,或者虽有约定但债权人不知道该约定的情况下;

②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都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③如果未具名举债的夫妻另一方认为该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证明责任。

要点①限制了适用的前提条件,排除了夫妻双方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进行了归各自所有的约定,且债权人知晓的这一情形。但在现实生活中,债权人在出借时一般不会审查“夫妻双方是否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进行了所有权的约定 ”,且法律并未规定债权人对此有审查注意义务,亦或承担举证责任。因此,该前提条件未对债权人造成严重不利影响,建议债权人不要主动提及。

要点②是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这里涉及到“家庭日常生活”这一概念。何为“家庭日常生活”?何又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的规定,夫或妻对于夫妻共同财产拥有平等处理权。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需要强调的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是指通常情况下必要的家庭日常消费,具体包括哪些实践中有一定争议,一般包括日常用品购买、支付医疗费用、教育费用、日常文化消费等事务。在具体的个案中,是否超过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要结合借款人家庭资产状况、生活及经营状况、借款金额、购买或处分财产的价值与家庭收入间的比例关系、行为目的与家庭事务的关联程度、出借人之合理信赖等因素来确定。

要点③是对举证责任的划分。未具名举债的夫妻另一方承担该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减轻了债权人的举证责任。

4.明确了举证责任分配:

《解释》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本条解释实际上是对夫妻“证明共债”的规定。夫妻单方具名的超家事共债,须由债权人举证证明。

结合该《解释》第二条和第三条,可以将夫妻共债分为两类:一是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共同债务。从整体司法实践来看,如果借贷金额不大,未超出日常家庭生活负债范围,原则上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无需举证证明;若夫妻另一方不认可的,其自身承担证明相关债务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但是,如果借款金额过大,则需要债权人来证明该笔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经营或属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否则债权人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因实践中存在着大量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这类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司法实践中的争议和认定难度都比较大。该条规定从合同相对性原则出发,强调在夫妻一方具名举债的情况下,当债务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范围时,尤其是大额债务,债权人主张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应当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实际是加重了债权人在债务在此种举债形成时要尽到充分的谨慎注意义务。

5.溯及力问题:

《解释》第四条:本解释自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本解释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此前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以本解释为准。

最高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在2018年1月17日答新华社记者问中,就记者提出的“如何理解和把握解释的适用范围”这一问题,作如下回答:

“对于解释施行前,经审查甄别确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结果明显不公的案件,人民法院将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秉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予以纠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此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7日签发了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涉夫妻债务纠纷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对该《解释》溯及力的具体适用规则进行了规定:正在审理的一审、二审案件,适用《解释》的规定;已经终审的案件,符合改判条件的,需在保障司法公信力和稳定性的前提下慎重适用。

三、该《解释》对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影响

1.小额贷款公司的业务特点:

小额贷款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往往会应对相当数量的个人客户,且个人客户的借款大多为经营性贷款,并未直接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且借款金额相较于家庭日常消费而言,额度一般比较大。

以与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存在业务合作的某小额贷款公司为例:

根据对该小贷公司2016年~2017年的诉讼案件情况的统计,在裁判文书网所收录的21个该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共有5个案件借款人为自然人,占比为23.81%;其中有20个案件存在自然人作为保证人,占比高达95.24%。

 

图1:该公司诉讼案件自然人(作为借款人)涉案情况

 

 

图2:该公司诉讼案件自然人(作为保证人)涉案情况

 

2.该《解释》对小贷公司业务的主要影响

通过诉讼案件情况判断,该公司的日常业务中,自然人作为借款人所占比例虽然不高,但也达到24%,将近四分之一的比例。而存在自然人作为保证人的情况则高达95%,几乎可以说是每一笔业务都存在自然人保证人。这一数据虽然仅为该公司个例,但与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在日常处理小贷公司业务中所观察到的情况是大致相符的。

存在自然人作为借款人或保证人的借贷业务,往往会涉及到夫妻共同债务问题。如上所述,当自然人作为小贷公司借贷业务借款人时,其在合同中列明的借款目的往往是用于生产经营,而非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即借款合同本身往往就可证明,该笔债务并非所谓的家庭共债。

在此情况下,如果小贷公司未要求自然人的配偶通过共签、事后追认等方式,形成“共签共债”,则在出现纠纷时,该债务往往难以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甚至会出现通过假离婚逃避债务的情况,损害小贷公司利益。

四、建议采取的风控新措施

1.贷前调查阶段:在申请和受理、贷前调查阶段,应询问借款人婚姻状况,并要求借款人提供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等资料用以佐证,除核对借款人的资料外,还要审查借款人的征信报告并通过周边走访等手段确认借款人的婚姻状况。

2.办理担保阶段:为加强事前风险防范,如借款人已婚,应当主动采取一定措施将债务确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从而有效避免作为债权人方因事后无法举证证明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而遭受不必要的损失。主要做法有以下几种:

①夫妻一方借款时,应当要求其配偶作为共同借款人在相关合同及文件上签字,也可要求另一方出具《夫妻共同承担贷款债务声明书》(见附件);

②夫妻一方借款时,应在借款合同中明确借款的用途,且该用途属于家庭日常生活所负债务范围;

③公司借款,自然人提供担保时,应当要求其配偶作为共同担保人在相关合同及文件上签字,也可要求其配偶出具《夫妻共同承担担保债务声明书》。

3.贷后审查阶段:若借款人为夫妻一方,债权人根据借款人近期收入、经济状况能够合理预见存在无法按期清偿的风险,应及时向夫妻另一方进行追认,并用电话、短信、微信、邮件等有效方式进行证据固定。建议该工作在借款到期前着手,不宜等到起诉后。

4.诉讼阶段:无论是否采取了上述措施,当夫妻一方借款时,一旦发生逾期偿还需要诉讼解决时,信贷机构都要将其配偶作为共同被告起诉,千万不要遗漏被告。

5.夫妻一方作保证人的特别注意事项: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最高院[2015]民一他字第9号复函的规定,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即夫妻一方担保之债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对于此风险信贷机构要在了解的基础上进行评估,如果有可能,尽量让保证人的配偶也作为保证人列名。

【注】《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

你院(2014)闽民申字第1715号《关于再审申请人宋某、叶某与被申请人叶某某及一审被告陈某、李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多数意见,即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